Archive for the 不讀詩 Category

[讀詩]-對與錯 林婉瑜

Posted in 不讀詩 on 2016 年 08 月 20 日 by bravery520hyde

你的藥是錯的,可是你的病是對的
你走的路是錯的,可是你的目的地是對的
你的流浪是錯的,可是你沿路唱的歌是對的
你愛的人是錯的,可是你的愛是對的
太熱的天氣是錯的,可是毛大衣口袋裡的鑰匙是對的
你做的惡夢是錯的,你的夢遊路線是對的
你彈的曲子不合時宜,可是那些音符是正確的
經常的挫敗是遺憾的,可是從挫敗中誕生的詩是對的
徹底的黑暗是錯的,那些僅剩的星星是對的
正襟危坐是錯的,整夜跳舞是對的
你犯的罪是錯的,可是不完美的人生才是對的

 

【讀詩】相遇的時候-林婉瑜

Posted in 不讀詩 on 2016 年 01 月 06 日 by bravery520hyde

一定比海洋還大的啊這人生
坐著各自的小船
也許下一秒就會
出現
在彼此的視野
由遠到近
由小變大
終於遇見
終於相聚

於是可以一起觀測一下星星
於是可以一起曬一下上午的太陽
於是可以一起追蹤海豚和鯊魚
在大浪
把我們分開以前

在大浪
把我們分開以前

也許以後
不會再見面了
相遇的時候
作彼此生命中的好人

【讀詩】午後書店告白-林婉瑜

Posted in 不讀詩 on 2014 年 11 月 05 日 by bravery520hyde

穿粉紅色圓點襯衫的那男人頻頻看我
我怎麼可能愛他呢怎麼可能
我不喜歡以為自己是草莓的人

我們從[生活餘暇]走到[戲劇舞台劇]
[時尚]走到[中國古典]
櫸木地板上的格線一向被忽略
沿著格子前進
你在47
我在18
被擁擠切分的人生
我們各據兩岸
還要這樣眺望多久呢

翻閱我
我已閒置得太久
我答應不做艱澀拗口的辭海之類
漫畫或筆記書好了
塗鴉比較多的話
讀者也輕鬆
左邊的少女禮儀須知  右邊的育嬰寶鑑
都時常被抽走
翻閱我
即使我是熱帶魚飼育手冊  河豚食譜
我是你人生不可缺的營養
即使微量

你舉起杓子敲打:牛肉
牛肉在哪裡牛肉
呼叫牛肉
天空下雨  我被雨水滴傷了
你願意和我一起寂寞嗎
我是說,剩下的半輩子
拿你的寂寞
陪伴我的

終其一生我不過是在期待一個瞭解
為此我提供各種途徑竟然還寫詩
如果你願意
就從[戲劇舞台劇]那一櫃過來吧
我的寂寞驅使我同意
你就迫降在這裡

[讀詩] 失去-陳雋弘

Posted in 不讀詩 on 2008 年 06 月 25 日 by bravery520hyde
失去/陳雋弘
 
說什麼呢
夏天都已經過了
曾經下定那麼多決心
最後比不上一場大雨
輕易地跟了別人走
然後輕易地迷了路
輕易地發誓
也輕易地得到了報應

不要再提及愛情
在文章的第三段
屬於轉的時刻
倍感茫然

怎樣才算是抵達
事件的內心
怎樣才能閃避
不堪的風景

不要再提及
抽象的字眼
那並無法改變
已經盲目的事實
那並無法還原
一面破碎的鏡子
無法帶我們安然通過
生命,而不被割傷

[讀詩] 格局與眼淚--有贈

Posted in 不讀詩 on 2008 年 04 月 03 日 by bravery520hyde
 
格局與眼淚--有贈 ◎李長青 91.10.23自由時報副刊
我們擔心過度安逸於彼此的詩句
夜裡的致意沒有防衛
語言的階梯上,經驗的縫隙中
請相信:詩句們自己
就能興風作浪
有沒有一種格局是富有眼淚的
他的滋味就像一場野火中的兵燹
翕然或歧義裡的熟睡
無數次和諧的縫合與裂變
錚錚有名的詩人全都逐漸睡去
只有我們的鋼刀還醒著
只剩我們的鐵劍還活著
我們不擔心過度寵幸彼此的哀傷與絕對
夜裡的致意沒有防衛
山海邊樹林中詩行間格局裡
我們需要各種顏色的純粹
各種歡欣舒暢的淚水
有沒有一種眼淚是富有格局的
他的形狀無以描摹整個銀河系的悽楚
一身本事無從施展
在無數個黎明與子夜
銳利的詩篇與不相稱的安慰
卸去繁複炫目的鎗尖
只用燧石敲鑠攝人的音樂

[讀詩] 石頭兄弟

Posted in 不讀詩 on 2008 年 04 月 03 日 by bravery520hyde
 
石頭兄弟 ◎詹澈 91.7.25 自由時報副刊
 
從山壁上失落山谷
還站在溪流中
背向大海
不願順流而下的一塊頑石
隔著溪流,遠遠看見自己出生的地方
 
被挖土機怪手勾走
在新築的堤防裡
和陌生的伙伴擁擠著
用彼此間的空隙代替眼白
隔著溪流,遠遠看見自己出生的地方
 
另一塊骨肉兄弟早它被挖走
被販售至一個小鎮
抖落滿身塵土
露出一角尚有一點價值的色澤
遠遠看不見自己出生的地方
 
被造墓碑的老匠敲
它變得更方正有力
散發著謙卑的光澤
它要被命名後為死亡而誕生
而站在荒野,遠遠看見自己出生的地方
 

[讀詩] 虎籠

Posted in 不讀詩 on 2008 年 04 月 02 日 by bravery520hyde
虎籠 ◎向明 91.6.5自由時報副刊
我是一隻吊晴白額虎
沒被武松飽拳打死
卻罰站在應該關我的鐵籠上
虎視眈眈的
走來走去
不要奇怪
沒有關虎的籠子裡
卻關了一個骨瘦如柴的
奇女子 他們說
她是一個頑固的解放戰士
我是虎,在籠外走來走去
貪看籠中可望而不可及的食物
不解的是
那籠中女從來不站起來
一點也不在乎
籠外也是身不由已的餓虎
 註:虎籠(Tiget Cuger)是越戰時囚禁被俘越共的一種酷刑。
在關重刑犯的鐵籠上方,放一隻老虎在上面虎視眈眈的注視
籠中犯人。犯人一站起來即會被虎伸進的爪子抓傷或抓死。
在越南胡志市戰爭罪惡紀念館中即有一「虎籠」在展示。據
告在越南崑崙島有一百二十個這樣的虎籠。